Monday, March 25, 2019

Dead Kid Wrapping (死仔包)

在港剧中,很多时候小孩都会被戏称为‘死仔包’。其实这’死仔包‘当你知道了典故后一点儿也不好笑。

以往在村落里,如有小孩子不幸去世了;穷苦人家只是草草的拿了张草席就把童尸卷起来后再埋葬。这就是所谓的’死仔包‘了。

大概在二战前后吧,这类的’死仔包‘特别多。有很多时候这些’死仔包‘都是草草地被埋葬的,有些更只是被抛弃在草丛中而已。那些死不瞑目的,又接收了太阳和月亮的精华;就会变成精灵出来做怪,扰乱附近人家的生活。

大约是在四十多年前吧,我当时住在橡胶园里与祖父母同住。那时,祖父母一早就出门割胶剩下我们几个小孩在家里。那时的家家户户除了晚上睡觉外,是没有关门的。那时的小孩就任由玩乐直到大人割胶后午饭前回来为止。

自从那一次我们几个小孩在家附近拖出了一个包着骨骸的草席后;我等就一直看到有一个男孩出现在家里。有时我忍不住告诉祖母,她救会骂我说小孩子不要乱乱讲话。开始时还没怎麽样,渐渐的连大人也会感到奇怪了。

婶婶养的猪会在夜间无辜嚎叫,当她赶去探个究竟时却没看到什么东西;可是一旦回房后猪叫声又大作。久而久之猪猪们就失去胃口而生病了。有一天下雨,婶婶没去割胶;她就去了猪寮去看猪。结果她大喊一声后,连跑带跳的跑进屋子里来。

叔叔问她怎末啦,婶婶说有人摸了她的屁股。当她回头时,说时迟,那时块;一回头就看到了一个满身是泥泞的小孩向她阴阴地笑。婶婶知道小孩不是人,就在本能反应下屁滚尿流地逃命了。

当然,当大伙们拿刀拿棍地跑到猪寮时,什么也没看到。不过细心的祖母到是发现了几个小孩的泥泞足迹。

更厉害的一次是有一次年三十时,祖母在饭锅里的饭发现了两个小孩带泥的手印。结果,祖母急催促祖父踏脚车到隔壁村找茅山师父。师父就如此这般地被半哄半骗地弄来了。

我们跟师父在屋里和屋外跑了一圈后,师父就讨了个饭碗,再盛点水。然后就念念有词地绕圈子并同时将水洒向周围。最后师父大喊一声:“小鬼,哪里走!?” 过后立刻将碗盖在地上。最后他要了个锄头再吩咐祖父:“如果你要小鬼永远的被关在地狱里,就将碗打破;不然,就将碗翻开让它走。”

我依稀的记得祖父当时妮妮喃喃地低头对碗说了一些话后,就将地上的碗那开。后来祖父对我们说:“给它教顺就好, 奇怪的是,自从那次后,小鬼再也没有出现过了。大概是小鬼也讲道理吧,还是欺善怕恶就不得而知了。

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